文艺界悼袁阔成 李金斗:老爷子管我叫宝贝儿

06-17
作者 :
充乡刎

  评书泰斗袁阔成在京去世,享年86岁。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演员姜昆透露曲协已派联络人到袁阔成家中参与追悼事宜的筹备。与袁阔成并称四大评书名家的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也十分震惊、痛心,回忆了与袁阔成的往事。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含泪道出:老爷子真的疼人。”“

  姜昆:希望发扬小剧场新评书

  姜昆透露袁阔成的葬礼将于3月8日举行。姜昆说:“我会参加葬礼,袁先生一直非常低调,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希望将来能将袁先生小剧场、新评书发扬。”

  刘兰芳:那个气派,再也没有了

  在袁阔成家中,刘兰芳和先生王印权回忆起袁阔成先生精湛的评书技艺和台上的过人风范。王印权回忆说,当年袁阔成先生曾经教过自己一个开门的动作,没想到一上台,使到这个动作的时候,台下居然是满堂彩。所以到现在,王印权还对袁阔成先生细腻的表演方式念念不忘。刘兰芳说起袁阔成先生一生的评书成就,用了四个字来形容:大马金刀。“袁先生在台上那个气派,那个漂亮,再也没有了。”刘兰芳说。

  李金斗:老爷子真疼人还管我叫宝贝儿

  “宝贝儿,我让我闺女给你送个花篮去!”这是2014年10月3日,袁阔成给李金斗打的一个电话。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想起这个电话,至今仍会热泪盈眶。当时,是李金斗的周末相声俱乐部11周年纪念日,在现代都市坚持相声演出不容易,袁阔成说:“你已经干了11年周末相声俱乐部了!相声园子不好干,能干十年以上太不容易了,你还在坚持着,我得向你祝贺!”除了惦记着日子,送花篮,打电话慰问,袁阔成还身体力行支持后辈、支持行业,他身体能上台的时候,每个月都去周末相声俱乐部说一次书,李金斗非常感动地说“老爷子真的是让人敬爱的大艺术家!也真疼人啊!”

  单田芳经纪人:非常震惊,也很痛心

  与袁阔成同为四大评书名家的单田芳昨天去鞍山养病,在得知袁阔成病逝的消息后表示,到鞍山即会写下唁电,让自己的经纪人、也是儿媳妇张贵荣送去。张贵荣告诉媒体,是袁阔成的女儿亲自打电话报丧,单田芳非常震惊,也很痛心,觉得受到很大打击。

  袁阔成生前在评书界辈分最高,单田芳一直将袁阔成视作叔叔辈,两人关系也一直很好,2013年,单田芳探望袁阔成时,袁老的身体还很好,还一直照顾生病的老伴。

  田连元:袁阔成“说新书”一名“闯将”!

  袁阔成被誉为评书界“说新书第一人”,田连元也用“闯将”形容袁阔成创作新书、闯新路的劲头。田连元回忆:“解放后,国家对文艺创作提出了创新作品的要求,很多说书的老艺人只会说老书,不会说新书,演出上就有一些限制。但袁先生在‘说新书’方面可以说是一名‘闯将’。他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红岩》、《烈火金刚》、《暴风骤雨》,全国人民都很喜爱。”《暴风骤雨》的作者周立波,还曾感谢袁阔成,使他的小说有了更高的知名度。

  袁阔成的确一生都在坚持创新,还曾经趣言:“我一直在研究周杰伦的成功之处,评书要向周杰伦取经。”他希望评书加强和听众的互动性,要注重表演,还率先撤掉评书桌案,以凸显肢体的感染力。

  连丽如:从此没人说北京短打书了

  评书表演艺术家连丽如表示,袁阔成是北京评书两大门类之一的“短打书”的代言人,“他的离世使北京评书失去了这个门类。他的评书基本功特别扎实,语言精炼,动作干净利落,在台上表演动作也非常漂亮。他一走,一个行当,一个门类没有了,从此没有人说北京评书的短打书了,这是我们评书界的巨大损失。”

  史航:他就守着他的艺术

  著名编剧史航称,他是我最爱的评书大师。别人装点成各种综艺范儿,哑“着嗓子走台,说完奥运说晚会的时候,他就守着他的艺术。他的《大闹大名府》、《大闹神州擂》,合为《水泊梁山》,让那些上了梁山也排在后面的九尾龟陶宗旺、鼓上蚤时迁、神算子蒋敬成为主角,为市井中的慷慨和乐观作传,我永远敬爱他。”

  潘长江:他是新中国评书的第一人

  潘长江发微博悼念袁老先生。“将小舞台的传统评书带到大舞台上,袁阔成在继承传统评书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勇于创新,语言生动幽默,堪称新中国评书第一人!”